首页>>财经 > 鸿泉物联身患“依赖症”多项财务数据有失真嫌疑

鸿泉物联身患“依赖症”多项财务数据有失真嫌疑

2019-10-18 19:06:11

宏泉物联不仅在经营上明显依赖大客户,而且政府补贴也是其净利润的重要组成部分。更重要的是,其财务数据之间的交叉核对关系也非常不寻常,这并不排除收入和采购膨胀的可能性。

9月19日,已经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科技创新委员会市委审批的宏泉物联发布了招股说明书(登记稿)。据了解,宏泉联合会的主要业务是研发和销售智能增强型驱动系统和汽车辅助驱动系统等产品。本次首次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少于2500万股。

《红色周刊》记者在整理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时发现,与同类企业相比,不仅在收入上非常明显地依赖大客户,而且政府补贴也是其净利润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客户态度或政府政策的变化对他们的收入和业绩有重要影响。更重要的是,公司财务数据之间的交叉核对关系也是不正常的,而且有收入和采购数据失真的嫌疑。

担心“依赖综合症”

报告期内(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宏泉物联非洲2018年扣除后的收入和利润规模较上年下降,分别达到2.48亿元和5400万元,下降8.43%和17.44%。原因是收入和利润的下降与宏泉物流的“大客户依赖”密不可分。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宏泉物联前五名客户的总销售比例分别为75.23%、76.27%、74.18%和78.44%。其中,陕西汽车在2016年9月之前是宏泉关联方的最大客户,贡献了其营业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报告期内,宏泉对陕西汽车的销售额分别达到5399.27万元、13890.34万元、11579.97万元和7662.58万元,分别占同期主营业务的35.48%、51.31%、46.71%和54.45%。此外,北汽福田也是宏泉物流的主要客户之一,报告期内其销售额也分别占主营业务的3.49%、16.43%、13.53%和12.19%。如果大客户的管理发生变化,对前五名客户的高度依赖将直接反映到宏泉物流。

洪泉五联在招股说明书中还明确表示,2018年业务业绩的下滑与两大客户的购买量下降有关:一是公司的主要客户陕西汽车有限公司调整了产品结构,减少了公司人机交互终端的购买量,降低了销售收入;二是北汽福田重卡2018年销量下降,导致产品销量下降。

在大客户的依赖下,宏泉的许多营运资金被大客户占用。报告期内,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公司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融资余额合计分别为9262.1万元、16138.2万元、14935.4万元和19271.4万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64.93%、72.06%、55.78%和68.14%。这种情况意味着,如果客户的基金出现问题,将对基金的回收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甚至可能导致大量坏账。事实上,这种担心是存在的。在许多汽车制造商今年面临的非常严重的供需不平衡下,产品销售缓慢和性能下降的现象是显而易见的。对于拥有大量流动资产的宏泉物流来说,不排除下游客户整体产业萧条下资金回收滞后甚至可能出现坏账。

除了主要客户依赖的风险之外,他们依赖政府补贴的风险也需要保持警惕。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洪泉联合会分别获得政府补贴543.66万元、63.66万元、375.59万元和377.23万元,增值税退税697.62万元、1550.22万元、1342.26万元和631.66万元,分别占18.42%、28.42%所得税优惠金额分别为404.55万元、751.8万元、378.64万元和481.94万元,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的10.68%、12.90%、6.03%和11.37%。三项数据合计为1156.53万元、2541.06万元、2096.49万元和1542.33万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35.84%、53.17%、36.7%和43.35%。这种情况意味着,如果政府的支持减少,补贴在未来减少,它将对企业经营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

营业收入或涉嫌虚增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上半年,宏泉物联实现营业收入1.407292亿元。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和海关总署2019年第39号公告,“自2019年4月1日起,如果纳税人销售增值税或进口货物应纳税,且适用原16%税率,税率将调整至13%。”根据月平均税率,经过全面核算,宏泉置业联盟2019年上半年的含税收入一般为1.61135亿元。

同期,宏泉物联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所得现金”为人民币1.008215亿元。此外,公司当期提前还款增加117.9万元,抵消了同期现金收入提前还款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现金流量为9964.18万元。根据这些数据和上半年的含税收入,现金收入比含税收入少6149.32万元。理论上,这应该形成大致相当的新债权,即应收账款额将增加6149.32万元。

事实上,资产负债表中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的总额仅比2018年末同类项目总额多4321.6万元,与理论增长6149.32万元明显不符,差距为1827.7万元。然而,在招股说明书中,香港工商联并未披露该法案获得认可,因此人们怀疑1827.71万元的收入可能会被夸大。

同样,《红色周刊》的记者进一步计算了宏泉食品联盟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数据之间的交叉核对关系,发现这两年的数据存在一些问题。

2017年,宏泉总营业收入为2.707145亿元。根据当年17%的增值税计算,当年含税营业收入约为3.167595亿元。同期,宏泉物流协会“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现金”15178.2万元,预付款增加141.3万元。由此可以计算出,2017年与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为1.505669亿元。根据税收征管情况,尚未征收的税收为1.66189亿元。理论上,这将导致新增债权1.66189亿元。事实上,2017年债权额仅增加7184.41万元,与债权理论金额相差9434.4965万元,即9434.4965万元收入可能被夸大。

2018年,情况类似。经过全面核算,有怀疑是6828.3万元的含税收入被夸大了。

采购数据异常

与不合理的收入数据相比,如果我们进一步分析宏泉IOT的采购情况,就会发现以物联网为主营业务的宏泉IOT近年来的采购数据也是异常的。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宏泉物流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额为3125.2万元,占27.85%,由此可以推断当年的采购额约为1.122693亿元。根据17%增值税的计算,2017年含税购买金额约为1.31305亿元。同期,洪泉物流协会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3803.07万元,比上年增加496.3万元。从财务清晰度的角度来看,新的债权中减去了含税购买部分。理论上,剩余金额为本年购买的现金支出,即理论上购买支出约为1.26341亿元现金。

事实上,2017年宏泉物流协会“采购商品及收取劳务费用的现金”为5315.8万元,与现金费用相关的预付款增加了285.58万元。两者相抵后,当年购买相关现金流量合计为5030.3万元。显然,这一结果比理论支出1.26341亿元少了7603.86亿元,即7603.86万元的购买是以任何方式支付的。

2018年,宏泉物联从前五大供应商处购买了3286.9万元,占27.61%,该年度合计可计算出1.19036亿元。考虑到当年5月增值税税率从17%下调至16%的影响,含税总额为1.3844085亿元。当年,宏泉物流有限公司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总额比上年同类型项目减少1068.54万元。从财务清晰度的角度来看,这部分减债加含税购买金额理论上大致相当于购买现金支出,即购买现金支出理论约为1.49126亿元。

事实上,从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反映的“商品和服务的现金支付”项目来看,只有8989.6万元。即使考虑到2018年预付款比上年同期减少129.91万元的影响,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仅为9119.5万元,比理论支出额1.49126亿元少5793.6万元。即使在2018年,也有5793.065万元的购买量,我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付款方式。

总的来说,在本报告所述期间,宏泉总会明显夸大了其收入和采购数据。这种膨胀的现象可能与该公司努力使其经营业绩达到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的标准有关。然而,尽管数据偏差已经被延迟,是否仍需要进一步解释?

(编辑:赵金波)